刘 -A l k A l E M i A- 谬
「 - 別 放 棄 我 - 」
 

第一次参本!写了上鸣与耳郎的中年病(什么啦?!)打戏写的超级爽(ntm)啊请多买

xila袖_Leday:

預售開始了!

這次參與文手部分,寫了一篇很歡樂的全員向XDD試閱可以看之前的轉發二宣!

彩圖部分都很好看quq特別喜歡幾張的光影和角色的繪製,我認為買一本來收藏真心不錯~~~宣傳圖上有預售頁面二維碼、或者在淘寶搜尋「我的英雄學院同人合志」也能找到哦(是的、我真的這樣搜過)

 

目:

:MHA同人合志终宣

《HEROES》
预售已经开始!!!!!!
挂售店铺:新立优印预售通贩
全款160(包含全部周边贴纸钥匙扣明信片徽章随机掉落画师签绘)
[em]e400366[/em]大特典
[em]e400372[/em]小特典
全款115,有贴纸及明信片!(贴纸如p4随机随机掉落签绘)
手机扫二维码就可!!!!!!
内有心操女装全集,治崎耍帅现场,轰厨天堂,真实猛男,秃头主催(这个不要当真)

人员名单
主催:目

副催:士梨架 鬼七

内页: 目 士梨架 泽雨 鬼七 疯子 北原 
shilaimu 海丁 kaka Mozer 神奈 
vice
暗坂 水三  Nami

文手:狐狸桐 鱼子君 姜灼 刘谬 Leday

明信片:目 士梨架 北原 vice
鬼七

贴纸:刀鱼 阿徐 苡米

钥匙扣:柚里
鬼七 目 
徽章:目 

排版:LOSER-C  目 

纸张规格:A4
挂件大小6cm 材质 亚克力
明信片大小100x148cm

MHA同人合志终宣
@疯子_还债(2/6) 

一辆假的上耳学步车 注意避雷

有意愿可以联系我滴₍₍(*ง°꒫° )ว ⁾⁾我素社长

《蝉》文学社:

《蝉》武装文学社招新


这里是
向着天空而生的蝉
歌唱的地方

这是一个非常自由的社团

每个月月练
平时大家可以交流脑洞
月练有题材
可以自由发挥也可以写其他的
瓶颈期不愿意交月练也可以
没有强制性要求

互相文评
月练的文可以求评
求评的人必须要给别人评价

微信公众号
这个可能会弄
版权还是在诸位手中
就当作一个发布平台

以上

审核群号码101502811

感谢观看

第一次参本!

疯子_赶稿死亡中:

本本本本宣啦!!!!!!


◆原作:我的英雄学院  


◆全年龄向同人合志


《HEROS》

二宣将在8.6完成

吓死人大全套特典
明信片*5 贴纸*3 徽章/钥匙扣*2

内页附赠惊喜表情包一份(喂)

所有详情在图上可知 

关于预售详情请走群

 欢迎加入HEROS预售群,群号码:429838680


魔王久x1

《【上耳】以吻封缄 上》

        离那个雨夜已经有段时日了。
        上鸣电气叼着烟从事务所里挤出来,把胳膊夹着的资料换到一只手上,企图点燃那根受潮了的烟。
        湿润的纸在火间被吞噬着,发出一阵枯干的气息,以复古为买点的店铺放着《Sealed with a kiss》,而上鸣开始装作自己是抽过无数weed的黑街恶棍,哪怕点烟的他看起来不过是普通的小职员。这根烟是耳郎那天递给他的,说实话,那...

如果我能活到天亮
能看到天空和云
如果我能活到成为大人的年纪
能看到你
那么无论是什么困难在我面前
都会被我打倒
身上无论是哪里都是定时炸弹一样
剥落掉皮的胃还有急性发作的肠炎
等待癌症的大脑以及绝望的心脏
如果我这样都能活下去的话就好了
能活到可以真的触碰到你的时候就好了啊
好想活下去

-水族馆

-她和深蓝的背景融为一体的时候,鱼在水里穿行着。

《《遗书》》

这是一篇可以当做作者的遗书看的小说。

        有的鱼,身处水中,会因为巨大的悲哀而死去,比如我。——《溺鱼》

        城市的尽头有微光闪耀,那是挣扎的夕阳之星。

        墙一般的红从天穹倾倒而下,沉默着压抑胸口,绯色的轻云温柔地封住我的口鼻,窒息。

        我于人潮中涌动。

       来去匆匆的行人神情各异,却都生机勃勃,哪怕也许下一秒他们就会死去。...

《【祁琴】作茧》

*cp向祁同伟x高小琴,跟齐秦没啥关系*
*无关三观,单论爱情,我就是喜欢这一对儿*
*高小琴第一人称*
*ooc严重**自我满足向*

不知何时开始,我开始知道自己是没有明天没有未来的人。

祁同伟没办法来山水庄园的夜里,独自躺在床上的时候,看着窗外黑着的天空——只有在那些时候,我会感到深深的恐惧,我担忧在没有他的夜晚死去,也担忧他在远离我的地方发生什么。

“考虑撤退吧。”

我的确想如此向他建议过,不止一次,我们的积蓄足矣生活,甚至本来我对他走上险境,都保持着不安的心境。

作为囚犯的夜里,这种心境却渐渐散去了。

也许是一切归于尘土的寂静,或者是心已经和他沉睡在了那山里。

侯亮平后来说祁同...

《《蝉》》

        今天走在路上的时候,在树下看到了蝉蜕。细小的骨骼,就像是重生者留下冰冷的骸骨。捏着蝉蜕回来的路上,险些被车撞到,我开始想如果我真的如此死去,这小小的尸骸就会成为我的陪葬,而我也会从我冰冷的骸骨中挣脱,飞向遥远的天边吧。

         之前认识的家伙说,似乎和自己可以信赖的东西一起死去是很美好的,我又信赖什么呢?以太,宇宙常数,还是重生的希望,神明,救赎,或是这世界的灭亡?

         去年这时候是很想殉情的,大抵有种与恋人一起...

一月·陈家祠

成都道某西餐馆后门的猫

雪原燃烧着,巨大的红色火球悬挂在空际。

女人朝着太阳尖叫。

《《找》》

歌词或者是诗


我们在黑夜里找星,

我们在虚无中找信仰,

我们在大爆炸的残骸中,

寻求恒星亘古的光芒。

我们在没有蓝天的灰霾里,

点燃手中的希望。

然后把灰烬洒进土壤。

地平线上漆黑的树,

被寻找的果实。

落地发出巨响。

《《她》》

她的步伐 鞋跟躍起清晨的星

神明 黑色裙擺搖曳

如同籠罩天穹的 巨大的鯨

她的髮絲 頭飾以日月裝點

無數恆星在她髮間

沉默著等待白熾

就像等待一個 永恆的碎片

在神明的手間

迎來終結


《[MHA上耳情人节贺]Amer Chocolate》

标题是苦巧克力的意思。喜欢的人喜欢吃黑巧克力所以产生了这个脑洞?给自己产产小甜饼,希望喜欢w

♡♥♡♥♡♥♡

1.
        早上出门的时候,昨夜下的雪堆积起来,像是要把这个城市掩埋起来似的。

        二月的时节,下雪并不很奇怪——虽说已经是十四号了。唉?二月十四啊。

        每年的情人节,都是男孩子们一决胜负的时候,虽然某些女孩...

《《[MHA上耳]交织 hb to haoz》》

是给与自己同天生日的 @HZ 的生日礼物来着!!!才想起来lof还没有发——混个更更
全程高糖分注意!有点点切爆内容!
————————————————————————

        如果有一个问题,叫做“当你省吃俭用很多天以为自己买得起喜欢的乐队的专辑却发现自己看错了钱数时的心情是什么样”,可能这个瞬间的上鸣电气,是最有发言权的了。
        “呃?不是3200円吗……您确定?”上鸣电气几乎听得到自己声线在发颤,还有手中捏着的纸钞,因为自己手指颤抖而...

《《浮夸记》》

1
作为一个作家,此三年,并没有什么好的作品见于报刊。实际上对于写作这件事,我的资历和眼界都尚为狭窄,因而纵使是刚刚毕业便开始了创作,却无法写出什么东西。
如此这般,我熬过了四分之一的人生。
唯一能作为灵感的东西,也不是我这二十来年所犯下的令人恶心的罪行,那些行径着实令我不安,因而不到我必死之日,我确乎难将其公诸于众。
做着背水一战的打算,我借着家中予我的最后一笔钱,约莫再有两千块的存蓄,踏上了去城郊的火车,寄希望于在那边找到下一篇小说的素材。

2
城郊有条河,有几百米宽了,说起也是条所谓“历史悠久”的长河,姑且称之为c河好了。
在c河边县城居住也不过是十天时间,我身上的几千块钱完全无法负担悠闲的玩乐。...

《〈空之光〉预告》

这篇文章的大概时间线是在几百年以后。

总之是敬请期待。

有来源于nbuna《点火、倒计时》和neru《脱狱》的脑洞。

以下为已经写出来的世界观与片段

世界观。

人们已经分割了这地球上大部分的土地,但这无法满足他们的贪婪。

缺失安全感与爱情的空洞,以拥有财富的方式被填充。

我看着天空一点点被分割,也许马上,就再也找不到一丝蓝天。

人们说,这是一个奋进的时代,我们在开发能源,但即使这样……

即使这样。

我依旧,艰难地在一点点变得漆黑,连发出镁光的电灯都无法照亮的穹顶之下,怀念着曾经蔚蓝的...

之前去看hz桑打球时与叶衾衾一起的摸鱼(?????)终于有扫描仪了好开心XDDDDDDDDDDDDDDDDDDDD

旧图混个更

一张年代久远的摸鱼

与hz桑的合作!
板子不在手上于是只画了个草稿!感谢勾线与上色呜呜呜——♡
总之是猫耳女仆装(喂)

耳郎的生贺接图!
昨天晚上才猛地炸起来,飞快地赶了画!还好有赶上!
那么响香酱生快——♡

一只帅气的切岛和之前做的轰总!
总之似乎越来越细致了xxxxx
【我希望大家都是吴克/buni头发真的好难弄啊】

占tag抱歉!!!
呜呜呜呜大大们都在哪个群玩啊(泣)
列里也没有同好!!!
扩扩列好不好呜呜呜呜呜我只扩一次啦qwq
小英雄的群也好!!
想找到同好们的大部队qwq
3460939247

《【MHA上耳短篇】來電顯示 上鳴ver.》

上鳴 ver.會有耳郎ver.的。

※上耳上。

※ooc慎入。

※自我滿足傾向。

※有輕微切爆切內容。

梗源自《幹物女weiwei》英文版本的部分歌詞,有很大改動,失戀變成了戀愛,希望喜歡原曲的人不要打我(頂著鍋蓋跑掉)。

想寫少女心滿滿的上鳴君和耳郎君冷漠表情下會很女孩子的一面就寫了。

兩個糾結著的人。

上鳴太ooc了變得特別矯情……嘛。

——————————————

    “那麽我先掛了,習題會用email發給你,下次要記得記作業啊。”

    上鳴嘆了口氣把手機丟到一邊,阖上眼沈進軟軟的床墊。

 ...

假装自己板子带来了(泣)
觉得魔嫁设定的绿谷很可爱!
柔中带刚的感觉!
第一张小英雄同人XD
画的不吼看(泣)原作者不要打我(跑)

《【MHA上耳同人短篇】 夏时雨》

#上耳
#ooc
#渣文笔
#吃糖

夏天总是和瓢泼大雨联系在一起,霸占着五月末到九月初的阳光。

刚刚开学几个月。

窗外的天空灰黑一片,就像是本该如此。

雨声比起老师在讲台那儿嘟嘟囔囔的枯燥话语更加催人入睡,两者互相交织再合上带着凉意轻飘飘吹进来的风……哈。
上鸣电气撑着脸颊打着哈欠半眯半醒之间感到一个奇怪的触感在脸上戳来戳去。
现在的蚊子动静真大,这么寻思着试图把那玩意儿扇开的上鸣的爪子直接触到了一个类似金属的物体。
钢化巨型蚊子腿!!
上鸣顿时清醒了,差点儿对着那个“蚊子腿”就来一发噼里啪啦。

......

哦,是耳郎的插头啊。

虚惊一场。
于是上鸣继续撑着脑袋陷入半眯半醒之间,意识浑噩着思考...

《【梦百同人短篇he】囚蝶》

#基尔巴特×加里#
ooc!!!文笔被我喂了!!!看好cp向!!!已脱坑只有立花剧情神奇慎入!!!轻sm无虐he!!!
双线记叙!!!各种插叙!!!

『1』

腕子上无法忽视的压迫,禁锢般发疼。
有浓重的哭腔,压抑着凝固在喉咙,来源于上方。
眼睛被蒙住,不见前方,不见亮光。

「2」

“你要有喜欢的人会怎么办。”
那时盛夏过曝的阳光洒下来,少年还细润柔软的银发间流动着光芒。
“绑起来。”
时间在蝉鸣间流转。
今年的基尔巴特拉上厚重的帘,把阳光挡在房间外——那刺眼的璀璨,总让他想起什么。
诅咒消磨着他的意志耐心与时间,他等不及也等不起。
谁知道哥哥会喜欢上谁或者干脆真的跑掉?
就算他了解加里不会这样,...

《【高绿高短篇】梅雨》

*死亡慎
*be但不虐

入梅了。

天总是阴的,就像是永远不会放晴。

“本来就是这样,我已经看不到晴天了吧。”

高尾笑嘻嘻地抬起头,像猫咪似的眯起的眸子间闪烁着幸福感满溢的愉快。

“因为小真那么高,会挡住我所有的阳光啊。”

他踮起脚,伞微微抬高触碰到绿间的伞沿。

唇轻微触碰,分离开来。

就像雨滴划过伞边。

就像是一个温柔的谎言。

这段恋爱,持续了约莫半个夏天那么久。

074床的病人高尾和成,死于梅雨季节。

他本来就再也看不到阳光了。

护士们形容他就像是深知自己即将凋零的花,从容不迫,笑嘻嘻地迎接着死神。

他死前唯一的愿望只是和绿间真太郎谈一场恋爱,除此之外没有什么目标。...

《【APH普洪国设短篇】雪眠》

*普灭慎

普鲁士的冬天,有雪覆盖在砖石路的表面,踩上去吱呀地响着。

“你还记得小时候门口的木桥吗,踩上去就是这样的声音。”他在我前面走着,步伐轻盈而旋跃,踏上细雪。
雪花散落,沾染他银白的发和他衣裳蓝色的兜帽。

“啊之前你还掉下去过吧!kesesese,可是本大爷把你救上来的呢!你可要心怀感恩!”

“那种事…分明是你掉下去我把你从湿漉漉的水底捞上来的吧!这事实也太扭曲了!”

小时候门前那条有着清澈水流的溪上老松木的桥,早就坏的不成样子,踩在上面过去和趟水而过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那时还小小只的家伙却拿着小木剑一脸兴奋抱着必定要掉下去的觉悟跑上了木桥。

“本大爷一定会以身相许的!”
记忆...

集英社版《人間失格》。
卷首照,目录,序与第一手记的开始。
没有找到扫描软件拿VSCO随意修了下,不清晰抱歉。

樱桃祭又来了。
修治先生今年过的怎么样?今天的玉川上水当是人满为患了吧。
若是我能早生很多年的话,哪怕是仅仅在那日的雨中看到您的身影,也算圆满此生梦想之一了。
分明是人生赢家啊。
天阴阴的,大概要下雨。
修治先生,我今年也爱着你呢。

有人化妆,
有人画画。
有人在吃,
有人在拍照。

——无趣的网瘾少年,拿起手机。莫名其妙,都在玩手机的日常。

《【随便写写】想去慕尼黑大学的原因》

复习之中,整个人困倦得不行。
洗脸的时候,水珠也从脸上滚落而不落痕迹似的,丝毫带不来清醒,也许这是因为我太困了。

『梦想在不在前方/今夜的星光格外的明亮』

一个初中生妄谈想去哪里读大学自然很奇怪。
不过我还是想说,我要去德国慕尼黑大学。

原因是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也许是为了“在德国”(可以很方便去看战车的演唱会),也许是为了一段历史,也许是为了湿漉漉的气候。

我想去慕尼黑啊。

也许是为了哥特式和巴洛克式繁复华美的建筑,也许是为了啤酒,也许是为了在人群中可以显得娇小些。

可是呢?

我还没写完作业。
我还没复习。
我还没期末考试。
我还什么都不会。
我还没开始学德语。

如果这么想想就会觉得长路漫漫啊...

《近日梗集合》

病。
1.被囚禁在高塔上的Alpha是那个Omega的奴隶和宠物。
2.你囚禁我的肉体,我却可以掌握你的精神。
3.暴力侵向却匍匐在性格宁静的他脚下。
4.我们最正常的一点就是知道自己不正常。
糖。
1.枕头大战,忘记了惩罚是什么。装作撕咬而轻轻落在额头的吻。惩罚结束。脸红着的灿烂微笑。
狂。
1.彼此利用的黑帮大佬和看似局外的情报贩子。其实情报贩子才是大boss。
2.监狱里的老大其实像是个老大爷,可是为什么他成为了监狱里的头儿呢?

end.

《【APH普洪段子】无名小日常系列1》

#普洪##糖#依旧是安定的要甜不要牙##依旧是安定的天朝学院paro##依旧是安定的真事改##已交往设定#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喜欢把装了一堆书的文件袋一个个摞在桌子上,弄得整整齐齐的。

同桌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小姐看到了,很开心地把脑袋往上面一枕,舒舒服服地听着课打盹儿。

基尔伯特默然。

几分钟后,他伸出手,抽走了那一堆文件袋。

boom一声。

“!!!”
 
在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小姐从她不知如何就能被塞进去一个平底锅的书包里掏出平底锅之前,基尔伯特发话了,语速飞快。

“本大爷的意思是!与其枕那一堆东西!不如枕本大爷帅气的肩膀!kesesese!”

伊丽莎白懵了三秒。

“基尔啊,你实...

《【APH普洪段子】伤口》

#旧糖混更##普洪##糖#依旧是安定的要甜不要牙##依旧是安定的天朝学院paro##依旧是安定的真事改#

小时候基尔伯特跟伊丽莎白成天打架,玩儿木剑,等等等等,就是熊孩子的写照。

某一日,伊丽莎白就把手划破了。

小小只的基尔伯特从家里偷了碘酒什么的,给人把伤口处理好了。

不知多少年后,其实顶多十年啦,基尔伯特吊儿郎当地叼着笔等着下课。

“唉本大爷活了那么多年还没碰过女孩子的手呢!要是哪个姑娘让本大爷摸摸手肯定得娶回去啊!”

基尔伯特•单身狗•贝什米特曰。

“当时以为是男孩子的算吗。”

伊丽莎白小姐微笑着说道,顺手掰断了刚才基尔伯特先生叼着的笔。

不知多少年后,依旧是顶多十年,他们结婚了。

《【APH普洪段子】无名小日常系列2》

#旧糖混更#
#真的甜#
#改梗#
#总之侵删#
#ooc#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从小到大最大的特长是什么?

如果你问问海德薇莉小姐……不,现在应该叫贝什米特夫人,她会告诉你。

“作死。”

当然这件事还是发生在他们结婚以前好久好久的事儿,久到那时候他们两人还在上初中。

那时的基尔伯特先生理所当然的是个熊孩子,恶作剧啊什么的从来少不了他。

对于伊丽莎白小姐,他从来都是——作完死就跑!

毕竟基尔伯特先生跑得算快,还是班里第一第二的体霸那种人。

当天放学他又作死嚷嚷着“伊莎帮本大爷买瓶水好不好——”然后趁着人买水偷偷把人车子钥匙拔了,拔完就跑。

伊丽莎白进入暴怒状态。

对方已不在您的射...

《【APH露中露AU】茶与酒—预告—》

占tag致歉

ooc慎

露大概比较受气


  • 幼年:孩子王老王以及隔壁大院儿被欺负的露熊

  • 长大:喝茶看戏老王以及黑帮大佬露熊


大概放个片段

王耀也没什么表情,甚至眼神也没动,完全没注意到伊万笔挺站姿似的抿了口茶,“要我说,伊万同志,你那边跟阿尔弗雷德的恩怨纠纷我也不想谈。毕竟这利益上的事儿也就是那几招。连段纵横罢了。”

伊万盯着王耀喝茶时微微动弹的颈,他身形过于清瘦了,喉结更显得突兀。

然后伊万突然明白,自己也是要栽在这个美人儿手里的,就像小时候栽在他手里的那些欺负了自己的人似的。


有人喜欢我就暑假开坑!把黎明搁浅撸完就开!!!

《【aph全员向改词】南山南》

#来让我们细数aph那些虐点# 
 
#伪全员向# 
 
#从头虐到尾#

你在南方的艳阳里 
 
草木皆兵 
 
我在北方的寒夜里 
 
降下红旗 
 
如果雨停之前来得及 
 
我会努力的挽留你 
 
终其一生 
 
忘不了 
 
炽热火星

他从未向人献出自己的心脏 
 
因为那里栖息着魂灵 
 
他的心里再也装...

《【APH普洪】情书》

#普洪##甜##真事脑洞##普设##天朝学院paro##双向暗恋##ooc#

大概算是真事。
 
晚自习走班不开心!然而坐在主角位了!可以看天!

————————————————

这学期w中学晚自习实行走班制。

“该死本大爷该不会被分到超差的班吧。”

基尔伯特•偏科•贝什米特曰。

“啊这个走班呢,只是两个班之间走班而已——”

老师曰。

于是基尔伯特先生坐在…哦这不重要。

但是他暗恋了……与生命同长度的青梅竹马,伊丽莎白•海德薇莉小姐,坐在了他的位置上。

于是恶友儿弗朗西斯拍拍基尔伯特的肩,“基鸟你看,多好的机会。就这么把她一举拿下,来个全垒打。”
 
“WHAT?”

于是由弗朗...

《【春节贺文】春节的正确使用方式【京津】》

天津话大概没问题北京话可能不太对劲。
请脑补王津说天津话。
作为天津人在北京逛庙会的感想。
省拟,不是aph。
——————————

“嘿我说京爷,您介是嘛呢,大过年儿的把我拎这儿来,总觉着是有嘛阴谋似的。”
王津拧着王京平整服帖的西服,眼瞅着它皱巴起来,乐呵呵的。
“啐,王津你别不知好歹,本总裁可是丢下一堆事务来陪你的。”王京收拾着衣服,拎出来件唐装,丢王津脸上。
王津一把给唐装连着王京的西服呼噜到边上,也没看。然后直接往后一倒滚在了王京本来整齐的过分的床上,还不停叨叨着,唾沫星子乱飞。
“成成成,我的大总裁唉,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我呗,我这也没抢您也没偷您的,突然来介一出我还真有点不大适应。”
“明儿春...

《【原创短篇】飞蛾》

1.
那个人是个不良少年。
在他生活着的现在。
人们指指点点,对着他染成银色的头发和校服衬衫下透出的黑色纹身。
我想给那个人写传,无论如何都。
2.
那个人是天才。
在他生活过的以前,也在现在。
他身边的人如此认为。
3.
“做得到吗。”
他们问到。
“我是神啊。”
那个人这么回复。
4.
“人类的生命与飞蛾根本没有什么本质上的不同。
但在他们眼里的我比蛆还卑微。”
这是那个人回复我“为什么要这样”的问题的原话。
5.
“考虑过未来吗。”
“根本就没有啊。”
“没有考虑过还是?”
“我根本没有未来。”
6.
“你在学校的成绩也不差啊。”
“我不想写,就算我会。”
“为什么。”
“不想再被当做天才而侧目。”
那个人手里的烟冒着白色的雾,在清晨未明的...

《【APH普洪向普设】黑鹫与天竺葵》

#普洪##根本没普洪什么事的普洪##ooc到没法看##夜莺与玫瑰#




"路德,"黑鹫藏在那人的金丝笼子里,躲着夏天没有云层遮挡的月光半眯半醒,他的主人似乎在对自己的弟弟说话,"那个男人婆简直太嚣张了,回信说是只要本大爷给她一朵用来别在鬓角的天竺葵她就在今夜的舞会上同本大爷跳舞!可这庭院里只是满园的矢车菊啊。唯一一朵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十有八九又是矢车菊——的花苞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会开放!而且她分明知道,天竺葵在夏天是不开花的!"

"哥哥你冷静一下,这城上的花店中应该也是有天竺葵卖的吧?"

那个虽然是弟弟却比哥哥长得还要高大的...

#liu1.0&jeff2.0#听你说我哥是处男?

学妹给开了个脑洞,缘于一个大大画的2.0说1.0是处男…然后liu就把2.0绑起来狠狠鄙视了xxx


《【APH普设主普洪】黎明搁浅 1》

ooc慎入。

看到过一篇这个名字的野千文来着,喜欢这个名字就借用了呢,原文到没拜读过,希望什么时候有时间读读。

大概cp向是普洪香湾独伊还有……米英露中?

—壹—

舞会这种东西,跟自认纯爷们除了打架啥都不会的基尔伯特几乎绝缘,当然,他还是来参加了亚瑟•柯克兰的成年舞会。

伊丽莎白在亚瑟的要求下穿了舞裙,深蓝渐变的丝绸制裙摆,摇摇晃晃的,在基尔伯特那微不足道的想象力里,像是他根本没听过的蓝色多瑙河。

伊丽莎白人际交往算是不错,帅气的女孩子,在哪边,都吃得很开。

基尔伯特却不是那样。

不良少年,成绩却出众;上课顶嘴,却是真的在书本问题上把老师驳到哑口无言。

行为像是白痴,却是个...

《【打着不悯旗号的无cp向普设摸鱼】交集》

全程自称变化,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的视角。

前期双不良后来一个个浪子回头(?)

————————————

一年之前我还喜欢着BLACK DEVIL的香烟。

不算很清苦的味道,倒是带着股甜味,最主要是能衬托本大爷的帅气,咳,就是说,把它点上端着,附近的人就一副赞赏的表情。

这种感觉让直到现在都对尼古丁气息没什么好感的我很是愉快。

当然,对外我说:

烟雾能够模糊四周污秽的场景,我很喜欢这样。

他们也不再追究。

那天金发的混蛋把手伸过来,掐了烟。

“我家有俩小鬼呢。”

哈。

一股维多利亚时代的假正经气儿。

真是的,一个混混就要有一个混混的出息劲不是吗。

后来他在一个雨天被弗朗西斯扶到我家,喊着要拉我去...

《【APH普设 普洪向短篇】谁告诉你青梅竹马不会在一起的?!》

不会起名字,一个甜甜的故事。

——————————————————

伊丽莎白•海德薇莉人生的前十七年就是个假小子,扎个英气的马尾拽着基尔伯特打遍天下。

后来她散了头发,在耳边别一朵天竺葵。

女大十八变嘛。

弗朗西斯如此安慰被吓到的基尔伯特。

最后两人脑袋上顶着平底锅砸出来的包被丢了出去。

伊丽莎白过了二十岁,追求她的小伙子不少,门前提亲的排了长队,可惜人家不思进取,敷衍两句,便也没了下文。

提亲的包括她似乎挺喜欢的钢琴家罗德里赫,想当年后者搬到这里时可没被她亏待,说了句“你长的那么弱就跟我们混得了”,愣是活到二十来岁也没被找过茬。

伊丽莎白的父亲寻思寻思就接受了,没办法啊,问...